首页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960 你的储蓄

听了湖中女士带着看戏一般好笑神情的描述之后,蓝恩也知道,女神并不在意维吉玛湖上的人来人往。

只要她不想,那么就算是泰莫利亚人把黑燕鸥岛翻个遍,乃至是维吉玛湖放了,他们也见不到女神的真身。

“那我可就什么都不做了哦。”

蓝恩摊开双手耸耸肩。

女神则无所谓的点着头。

“当然,我还想看看他们还能表现出多少种创意。”

猎魔人为女神的玩心摇摇头。

蓝恩的考验已经完成,在考验的最后,他驱逐了入侵到这个世界的邪恶神祇。

他们也许是出色的情报人员,但毫无疑问,感官敏锐度连寻常猎魔人都比不过。

至少村子里的酒馆不仅是整体装修了,就连木板外墙都给粉刷了。

“好久不见,塔勒。”

“实在不行你放放再喝?”

塔勒一边按着头忍着疼,一边恨声说着。

“席乐顿?”

蓝恩顿时不再多劝这位为弗尔泰斯特打工的情报头子。

毕竟一个光头戴着单片眼镜的情报头子对你露出笑容,这多半是不妙的表现。

而不论头衔,光论神与行动,这也没那么简单。

“那就尼弗迦德柠檬酒,多给一勺糖浆!”

端着自己的特大号杯子,蓝恩没有过多掩饰的意思。

“战争嘛,说的再怎么危言耸听,其实也就那样。大家都驾轻就熟,毕竟哪个国家还没打过仗呢?胜仗或者败仗。”

酒馆老板加提斯赶紧让蓝恩坐下,同时朝着周围看了看。

上面用鲜艳的颜料粉刷出跟村子外滩涂上的湖中女士塑像差不多的形象。

玛格丽塔虽然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但是她付下的巨额房租却还在生效。

那旺盛而火红的胡子十分具有代表。

而呈现某种神的可贵与坚持,并不能靠嘴上说说或者到处宣扬.那需要经受考验。

塔勒习惯的又把冰啤酒给灌进了嘴里,接着又是头被冰得直。

根据维吉玛湖上的表现,蓝恩知道他们已经基本清楚了黑燕鸥岛上关于湖中女士的信仰问题。

猎魔人抿了一口手中的酒杯,好奇的问道。

“大师!蓝恩大师!”

席乐顿·吉安卡迪。

“不然呢?我还记得你那天摆着张跟快要死了似的丧气脸,说遗言一样让我记住你的名字。那种自我介绍可着实不多见。”

“我的.储蓄?”

一张嘴,一如既往的脏话连篇。

但是塔勒表示拒绝。

“行。狗娘养的我都忘了,你也是个正派人物。”

“是啊,好久不见,大师。”他神情自然,毫不惊讶。“敬,好久不见。”

而紧接着,蓝恩的视线从被推开的房门中间高度往下移,才算是看清了来人的样貌。

不过这房间并不是玛格丽塔订下的那一间。

“要怪上次就已经怪了。我说过,正大光明的接触,我不排斥。再说了,加提斯他也没能力拒绝你们。怪他算什么事儿?”

现在蓝恩的身量已经跟寻常人完全拉开了差距,或许在酒馆老板眼里,坐下来的姿势下怎么着也能掩饰一点。

“只不过这一次,洛格伊文的威戈佛特兹。这位才华横溢、面容俊朗且大有前途的巫师会成员,在本次谈判中大放异彩。”

一方的军团中有人秉持着高尚的神,另一方就没有吗?

那么女神该支持哪一個?

谁拥有高尚神的人数多就多赐福,少就少赐福?

可是如果一个军团中,已经拥有了数量众多的富有高尚品格和坚毅神的战士,那他们在没有神明手的情况下就赢不了吗?

人类社会运行的复杂程度,并不比某个神明的行事准则更低。

在那之前的一系列行动中,骑士五德就得以彰显在他的身上。

“那我该关心什么?”

但是这世上不管是自称,还是有正统身份的骑士哪里少过?

维吉玛市政厅里就算是一堆文职,哪个秘书长还没个骑士头衔?

那桌子上坐着个戴单片眼镜的光头。

那剩下还能表现骑士神的,就只剩独行者了。

可这不对啊!

这附近没有女术士啊!

蓝恩不动声色的按住了自己脖子上的咆哮熊头挂坠,确认自己没有错。

酒馆老板显得更加高兴了。

小猫和古龙乐得如此,它们俩正在刨那一个大包裹。

进入村庄之后,猎魔人发现这个原本的肮脏小渔村又变得富裕了不少。

显然艾露猫和新大陆古龙也在从火之世界出来之后感到了一阵轻松。

“大夏天冰成这样的啤酒,我也就在他妈的维吉玛皇宫里喝过。就几次!现在免费!”

不过情报头子嘴角那看热闹似的笑容,却还是让蓝恩提起了注意力。

猎魔人一挑眉毛,感觉有些不明所以。

就像是之前的战争时期,就算是尼弗迦德军团之内,几万人的大军团里难道就没发生过可歌可泣的牺牲?

没有秉持着骑士的荣耀神而死的战士?

但这些人也不会得到祝福和青睐,因为这是人类之间的战争。

但是蓝恩觉得,塔勒现在对自己的笑容.更像是看乐子?

进去之后,烛火将光照不太理想的室内照成了暖色调。

推门出来的人显得非常踌躇,这感情几乎能从犹豫着推开门的声音中听出来。

如果要类比到除自己之外的人身上.

蓝恩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别。”蓝恩摇摇头,想起了那股喝不惯的草药苦味。“甜口的,烈一点,谢谢。”

他把手上正在擦拭酒杯的毛巾往肩上一甩,欢呼起来。

因此才会围绕着维吉玛湖上演一出出话剧般的情节。

“这次喝点什么,大师?上次的瑞达尼亚草药?”

不过就蓝恩的观察来看,现在这个酒馆里坐着的零零散散有五个人,但没一个坐在这儿是为了用酒把自己灌醉的。

在考验之中,‘真金’才会显露出来。

“你没怪他吧?我们这群人是情报的,但加提斯这人还算正派。”

说完,塔勒看着蓝恩咧嘴笑了笑。

而又换了件崭新丝绸泡泡袖紧身上衣的酒馆老板,眼尖的他立刻就看见了自己的大主顾。

“啊哈!”

正低头往门框里进的蓝恩也抬起手打个招呼。

“哦,一切都在按流程走。”塔勒一边又从油汪汪的烤大蒜里挤出来一粒柔软的蒜瓣吃掉,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

但是这话题引出来的后续,着实让人惊讶。

于是湖中女士歪曲了特莉丝原本的传送术,并且给镜子大师刚特·欧迪姆甩了脸色,将蓝恩带到了她身边。

一个秉持着骑士神的神祇形象。

这种‘对抗’已经持续一路了。

“话说,战后谈判怎么样了?”

蓝恩喝下一口加了糖浆的尼弗迦德柠檬,嘴里的甜味让他感觉很舒服。

麒麟拱着脑袋想尝尝绿花草和苔藓球什么味,但是绒布球严防死守,说是想看在这世界能不能种出来。

那笑容应该在很多情报人员眼里留下过恐怖的印象。

照例,为了照顾到村民们的接受能力,麒麟和绒布球得在外面待着。

直接走向了酒馆角落里的一桌。

可是如果演戏一般的举动就足以赢得女神的青睐,那这青睐就未免显得太过廉价了。

“你的储蓄,蓝恩爵士。”塔勒吐出了一个让蓝恩没什么感觉的词汇。

蓝恩的本意是换个话题,让这位社畜老哥转移注意力。

“噗哈~真他妈狗屎,给这儿配的制冷护符效果也太好了,啤酒凉得我头疼。”

蓝恩坐在了他的对面,微笑着举了举杯子。

社畜的怨念看来浓郁得很。

“您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

不过在骂完之后,塔勒握着酒杯的手抬起一根手指,指向了酒馆老板。

靠墙角坐着,正在吃一盘烤大蒜的情报头子,胡乱把沾了油的手往身上抹抹,也端起了自己的一杯啤酒。

“但我认为,蓝恩爵士。你现在首先要关心的可他妈的不应该是已经尘埃落定的战争谈判。”

猎魔人的手掌下压:“好的,随你,随伱。”

‘吱呀’一声,酒馆后面的一排客房之中,打开了一扇门。

加提斯端上来个大号的杯子,这杯子上凝了一层雾,明显是被冰过。

“你也好,加提斯。”

洋葱、土豆、大蒜捆成了花环状,挂在酒馆的承重木柱子上。

塔勒则喝完之后呼出一口凉气。

所以像是湖中女士这样的神明,也并不会手人类内部的战争。

两个家伙正互相别劲,谁也没顾上蓝恩。

荣誉、智慧、慷慨、英勇与怜悯。

严酷的,甚至是绝望的考验。

湖中女士的青睐说起来很简单,表现出骑士神就足够了。

蓝恩斜眼瞥着他,提了个建议。

觉得至少得是杰洛特、维瑟米尔那样的人生历程,才够资格获得女士的认可。

——

和湖中女士打过招呼后,蓝恩来到了暗沉之。

原本是苟斯·威伦城里吉安卡迪银行的一员,后来却因为想闯出一番事业而毫不犹豫的投身了蓝恩与艾瑞图萨合作的瓦雷利亚钢商行里。

原本格热情又直的矮人,此时却像是被家长逮到的小兔崽子一样,挪着脚步朝蓝恩所在的桌子靠近。

(本章完)

=>换源读:960你的储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