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964 资产管理的人选

“那只努力的小猫?”

玛格丽塔问了一句,同时手上做出施法的手势,应该是已经通知厨房了。

艾露猫的外貌和格很难让人不喜欢,玛格丽塔也不例外。

“它怎么不上来?”

“绒布球正在整理自己的收获。它看起来挺沉迷的。”蓝恩解释了一句,同时开始脱下自己的盔甲。

这里是玛格丽塔的房间,所以他一直是把盔甲脱在这里。

玛格丽塔当是在听故事一样,时不时举着红酒杯饶有兴致的抿一口。

“而我的个人基金只是因为倒霉,才被这群人盯上?”

玛格丽塔表示猎魔人听到的都是真的。

“所以,”蓝恩的手指在手上酒杯的杯口上划着,脸上带着微笑。“就是这样?这么简单?”

蒂沙雅认真地看着蓝恩的脸庞。

“艾瑞图萨对席乐顿进行了检查,没有发现有包括催眠、暗示、魔药在内的任何超自然手段的扰。”

塔勒的情报部门,代表的则是王国的权力,所以他们的调查就更要守规矩当然,如果能压住场面,规矩也可以不守。

猎魔人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头,好像有点无奈的拖长了音。

以她的容貌,就算是这种本身不带挑逗的小动作,也会显得很有情调。

就算是在蓝恩故乡世界,大国被电信诈骗、金融诈骗的数额比许多小国家一年的生产总值都要高了。

果不其然。

“这一杯就要好几奥伦哦。”

金融调查的难度在于要符合规矩。

休假回来的前院长保持着严肃说道。

跟个人能力无关,想查这种事情,需要的是一个在人类社会中根深蒂固的庞大势力,还有对这个势力的强大控制力。

而毫无疑问,现在估计不存在这种角色。

“说到底,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嘛!”

只不过时不时抬一下眼,或者点一下头,表示自己在听着蓝恩的讲述。

这两样东西都能让本该遵循商业逻辑的金融活动变得可以被控制。

“哦,请哈哈,请原谅,大师。”

“哈~哈~感谢您的慷慨。”

玛格丽塔妖娆的身段,说着说着自己就笑得扭动了起来,像是一条美人蛇。

“这当然不正常。”蒂沙雅在旁边轻描淡写的说着。

“不要用艾瑞图萨的人,也不要用吉安卡迪银行的人。伱现在的身份不同了,蓝恩。你需要一个能管理你的资产,并且报以信任的人。”

这未免有点太不正常了。

“塔勒,我跟他接触不多。”玛格丽塔的脸上因为酒而微微有了点红晕。“只听说他是弗尔泰斯特的左膀右臂,并且满嘴喷粪。”

“实际上再等几天,你在瓦雷利亚商会的分红下来,三万多的奥伦不过是小数目而已。”

身材面貌姣好、地位高、财富庞大的女术士,和一穷二白只有张脸的猎魔人?

怎么听起来有种熟悉的感觉?

蒂沙雅假装自己没看见自己学生的小动作,不知不觉竟成为了玛格丽塔‘玩法’的一部分。

“风平浪静无声无息的就能把一整个公司的持股人给坑死,表现出来的不过是交易所挂牌上的几個数字被换了换。”

对于一个势力集团来讲,这是必须要认清的现实。

但同时,坐在她旁边的蓝恩,感觉某种光滑而丰腴的**部位,正悄然爬到自己的腰上。

“你应该理解我们的行为,对吧?”

跟她那享受颜值的学生完全不一样。

“原谅我,也许在您以后即将风餐露宿的生活中,将再也喝不到这种酒了。”

所以从始至终,这话题从玛格丽塔嘴里说出来,都只是在调戏自己的小情人,而从不觉得有多严重。

魔法当然好用,权力也一样好用。

“但关键问题是,我跟你提过的,蓝恩。”

“你让席乐顿管理的个人基金,资金链已经濒临断裂。学院查得跟塔勒差不多,一群在商人工会里有点名声的消息贩子、投机客是怀疑对象。”

“那些资金链运转中缺的钱不是问题。”

而在行政效率和力度对标中世纪的这里.蓝恩就更不对此抱有希望了。

蓝恩摇了摇头。

可是这次只是蓝恩的个人基金出问题而已,他本人都没有表现出歇斯底里级别的愤怒,好像不太在意的样子。

“咳嗯,钱的事很好解决。”

“为了我们濒临破产的猎魔人大师,杯!”

但是不可避免的,这种力预会影响商业的发展、资金的注入。

她的餐叉扎了颗腌橄榄咬在嘴里,咀嚼着吞下之后才擦擦嘴接着说。

蓝恩甚至为此感觉有点有趣了。

“所以,你需要及时且充沛的资金注入。”

说是猎魔人快要破产了,实际上他现在的产业就算是全清空。

“跟他进行过接触的商会人员也一样。再后来我们停止了调查。”

在影响扩散、无法被压制之前,学院使用超自然力量进行的调查就立刻终止了。

“可是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就是时间跟钱对不上啊,几天就能拖垮我的全部资产。”

玛格丽塔摇晃着红酒杯,玻璃内壁上,艾福露丝酒展现出了瑰丽的红色,还有红酒的挂壁。

“啧啧,在我看来,那些玩金融的商人简直跟玩魔法没差别。我们对人放个诅咒好歹还得弄出些显眼的阵仗、搜集些施法材料,那些人啊.”

不过这资金缺口的数目别说是对新增了瓦雷利亚钢业务的学院来讲,就是对以前的学院也并不是大问题。

瓦雷利亚商会更是一个日进斗金的下金蛋的天鹅。

瓦雷利亚商会的分红也能让他在一年内,重新聚起跟之前差不多的身价。

所以艾瑞图萨用魔法手段确认一些人的背景情况时,也不可能肆无忌惮的行动。

“这很正常。”蒂沙雅无所谓的点点头,“管情报的人跟谁关系近都不行,只能跟他们的主子亲近。”

金发大波浪的女术士朝着猎魔人眨眨眼。

“好吧.啊~”

说真的,自从蓝恩得到了瓦雷利亚钢的技术,并且研究出生产技术之后,他还真没再感觉过花钱要缩手缩脚的。

毕竟压场面所要耗费的资源、事后承受的刁难,都得从他们情报部门的资金里出。

玛格丽塔在旁边举着酒杯小抿一口。

跟玛格丽塔闹完之后,蓝恩简单说了下在暗沉之,泰莫利亚的情报头子塔勒跟他进行的交流。

等蓝恩落座之后,玛格丽塔率先举起了倒上艾福露丝红酒的杯子。

前院长平淡的说着,同时已经用完的餐具也被她调整角度,摆的左右对称、整整齐齐。

而现在,虽然资产还在,但是资金链断掉竟然让他有种又回到了跟玛格丽塔刚开始接触时的感觉。

“你需要一个专属的资产管理小组了。”

蓝恩赶紧摇摇头,他才不是杰洛特那种自我内耗的人!

“好了,既然知道我现在遇上了什么倒霉事,就敞亮说话吧。”

让兄弟卖身是吗?

桌子对面的蒂沙雅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显然她很清楚自己学生的德行。

“他的投资行为属于自然的意识和自然的选择。”

看着她脸上那揶揄的笑容,蓝恩叹了口气,已经明白祝酒词会是什么了。

那弗尔泰斯特手下的情报人员们,自然也就不用卖命到那个份上。

猎魔人斜着眼瞥了金发女术士一眼。

追不回来的也多了去了。

怎么着?

但关键是搞清楚之后的后果。

金融活动被力、超自然力量预当然可以查清一些事情,预防一些事情。

“不过刨除这个人,他说的事情倒没错。”

如果要享受金融带来的发展机遇,就得同时忍受金融犯罪、投机、欺诈的发生。

“而且塔勒也说对了,用金融手段来坑人,被坑死了都很有可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而蒂沙雅则依旧显得自律且严谨,就连切排时都要左右对称地切。

“这件事我从瓦雷利亚钢的事业起步时我就再说,可你却并不在意。趁着这次机会,你得上上心,把这事儿办了。”

股权背后的持有人是谁,金主是谁,受益人是谁.强压和手段之下,这是能搞清楚的。

毕竟手里攥着大把资源的商人们,谁也不会倾向于投资一个投了钱的当地资产随时会被预的国家。

“当然。”猎魔人点点头。

介娘们话里有话啊!

蓝恩皮笑不笑的对着玛格丽塔咧了咧嘴,算是对女术士调笑的回应。

“一群金融投机客、消息贩子想要捞一笔,结果瞄准了个基金。只是一次平平无奇、顺理成章的金融投机手法?”

“这次席乐顿证明了自己是个忠诚的朋友,只是他的决策错了,造成了损失。以你的格,你当然并不怪他。可下一次呢?其他人呢?”

三万多奥伦,这数目在蓝恩和玛格丽塔之间,多是让他们产生一种新‘玩法’和‘情趣调剂’而已。

玛格丽塔笑嘻嘻的看着蓝恩捂头抱怨,而蒂沙雅相比起来就平静理智的多。

破坏一个国家、地区的贸易发展。

蒂沙雅的言辞让蓝恩回忆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被班主任揪出来训的场面。

不知不觉间,猎魔人都正襟危坐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