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窝第一百一十八章 体力劳动者

每年的清明到谷雨,谢国庆和蒋阿芝都要爬到高山采茶,有机器人的协助,加上穿戴上了鲲鹏,采摘的效率提高了,黄山毛峰的产量也提升了。不过受渠道垄断的影响,这些年来收茶叶的茶贩子不见了;受信息垄断的影响,在其他平台发布卖茶叶的信息无一例外地被和谐了。在预期物价上涨、未来不确定下,虽然蒋阿芝说可以过自给自足的生活,可还是有需要花钱的地方,望着冷藏室里的黄山毛峰,即便低价促销,在一根网线联通世界的互联网,却也很难将这条信息传递出去。

有了“山图腾”这个商标,热情高涨的谢国庆便想借助资本的力量好好大一番,却被林森无情地把这股热情给浇灭了。

“你为什么要做山图腾?”

谢国庆想了好一会才回答道:“森哥,我家的黄山毛峰你是知道的,好茶。现在山图腾这个商标注册下来了,我准备从其他平台申请些扶持贷,有了这笔钱就可以在包装上、在宣传推广上下功夫,销量自然也会上去的。”

林森清楚金融的本质,于是又问道:“要是销量没上去,你这贷款准备怎么还?”

谢国庆并不是悲观主义者,所以他压根不会往投了钱销量还上不去的方向想,真到那个时候多采些茶叶来卖便是,可林森的问题让他意识到了危险的信号,要是销量没上去,即便采再多的茶叶又该怎么卖了还债呢?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森哥,你说我该怎么做呢?”

林森依旧重复着以往的观点答道:“资本是有成本的,这点扶持贷解决不了你所面临的渠道垄断、信息垄断的社会问题。虚拟世界虽然塑造了一夜富的神话,既然是神话便不是凡人所能企及的。黄山是三山五岳之一,每天来黄山旅游的游客络绎不绝,而你的茶在线下自己就能发光……”

一旁的蒋阿芝认真地听完林森的这番话,看向眼神依旧飘忽不定的谢国庆,于是道出了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森哥的意思是你别老想着一夜富,虚拟世界如今太虚了,已经不是我们凡人能玩得起的,还不如踏踏实实地经营好看得见得着的现实世界。”

“好。”谢国庆点头答应道:“那我利用好思窝的地理网模式,把山图腾这个牌子钉到黄山的地图上。”

林森告诫道:“远离资本,做好应对通货膨胀的准备。别小看了你们所从事的农业,在物物交换上是有优势的。”

提到物物交换两人再熟悉不过了,便热情地与林森分享起了左邻右舍的故事。

在这个过程中,悟空利用微表情系统记录着与窝友线下沟通的过程,通过对比鲲鹏工作台对每个人所提升的效率,结合用户等级制度从纵向到横向对不同行业、不同工种、不同劳动者的生产效率进行分级,计算出单位时间内不同人所创造的价值,进而得出一个能在思窝里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单位工时价值,并与奉献值合并。

货币之所以能充当一切商品等价物的特殊商品,是由于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越来越复杂而采纳的彼此都信任的保价物。当资本主义社会将货币当成了收割被剥削者的工具,失去稳定的货币也就丧失了这份信任。

周芷琪望着思窝市井里不断发生的变化问道:“物物交换能否被社会大众所接受?”

林森答道:“不能。因为总有不劳而获的人,他们靠剥削、掠夺体力劳动者所创造的价值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