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穿是个巨坑第255章 嗨!七零16

虽说西诺交代了于兰花不用做自己的饭,可是实心眼的小丫头却是用行动来表达了她对自己的关心。

于兰花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如果她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不吃,那么自己便立马去找大夫。

但若是因为她不吃饭的原因是为了要把口粮让给自己的话,那么她更是坚决不能吃的。

因此西诺只能在那傻丫头的注目下捧起那一碗看着不要说色香味、就连油盐都不带多少的面条,吭哧吭哧的吃了起来。

尽管内心一片木然,脸上还要一副享受的表情,免得打脸的同时还伤了小丫头的心。

于兰花逼着她吃面条的同时,西诺也是逼着她吃的,因为于兰花根本就没做她自己的那一份。

不过吃到最后的时候,西诺觉得这面真的很好吃。

于兰花分给自己的那一碗面的底下不但窝了两只鸡蛋,还有两片老于家特制的腊片。

虽说那腊片就薄的快比的上a4纸了,可那也是一年到头难得有的美味,于家的小辈们除去于绍华的两个堂兄能分到五片,其他的女孩们一律只有那么两片。

而成年的男女则有三片,包括于父于母也是如此。

当然这规矩在于振生与唐香元的这个小家来说也要遵守的,只不过他们的‘腊片’虽然片数一样,可厚度却是比西诺的手指还要厚实的。

老于家的腊片是瘦比肥多,而他们的却是肥比瘦多,若不是深知这个时候的人把肥看的比瘦重,西诺绝逼会误会他们不想让她与于绍华吃的。

毕竟经历了几个生活环境相当好的世界,她先入为主的认为女人和孩子都爱吃瘦的。

现在是猫冬,除去自己的小家还是一天三顿,老于家在不用高强度劳作之时便已实施了一天两顿。

早上稀饭加上点咸菜,晚上稀饭加上咸菜,区别就是早上的稀饭稠一点,晚上的稀饭稀的能数清里面的米粒。

而今早的时候,老于家为了庆祝于振生终于可以下地了,所以早饭便意思意思的带了点荤菜,给大家切了点腊。

说是荤菜,其实也只是尝个味儿。

毕竟老于家十四口人所吃的那道腊菜,还没于母刘大妞给他们这一家三口拿过来的要多要后。

不过也不能怪于父于母偏心于振生,抛去于振生现在是个伤患不提,就提他没成婚前对老于家做的贡献,那特殊待遇他是绝对受之无愧的。

毕竟他以往几乎是把自己的三分之二的工资往回上缴,若不然凭着老于家这人丁旺盛,劳动力却寥寥可数的情形,在这物资匮乏的时代不知该饿死多少人了。

更不提,婚后唐香元并没阻止于振生给于父于母交家用,虽说那钱是变成了工资的四分之一,可也是在这时局的救命钱。

不过说真的,这老于家的腊还真的很好吃,味十分的厚重,瘦的嚼劲十分的歹劲。

只是看着碗底那薄薄的腊片,西诺难得心头有点压抑的说:“兰花若是不嫌弃,能不能帮婶婶把这两片吃掉,我看着这有点难受,有点反胃。”

反正唐香元之前的孕吐也是十分的严重,所以西诺找这个理由是完全的没毛病。

只是为何于兰花在她话落后,只留下一句等等便跑的没影了呢?

还是带着她吃完面条的碗筷离开呀?

吃两片而已,不就那么几秒的事情么?

于兰花跑的没影了,小家伙现在还堂屋吃着面条,所以这安静的环境,西诺的注意力也只能放在了那片上面。

感觉越看越想吃,怎么破?

而且天气越发的寒冷了,即使屋里烧着地龙,屋内的温度也算尚可,但是太薄了,冷的快呀!

“你那里不舒服?”

就在西诺专注的与自己的吃欲做抗争的时候,一道沙哑伴着低沉浑厚的磁嗓音从她的头处响起。

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西诺整个人都楞住了,脸色都沉重了几分。

只不过落在来者于振生的眼中,则是误以为她现在应该是非常的不舒服,于是他上前准备想把她手中的碗筷拿走,让她好好躺着缓缓,自己则找人去大队的医生。

于振生的举动却是让西诺误以为他是想抢自己手中的,毕竟她刚才脸色为何不好,还不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堕落了,仅仅因为这两片,自己的警惕便降低了许多。

竟然因为认真的抵抗,而忽略了于振生那一脚轻一脚重的脚步声,要知道他现在的左脚还打着石膏,更是个拿着拐杖的人。

西诺自以为自己刚刚已经是错了一次,所在于振生的手伸出的时候,她速度飞快的把碗往右一挪,完美的避开了他的那完好的左手,还语出惊人的道:“这不能给你吃。”

她甚至没发现自己的神情十足一只护食的狼崽子,以至于让于振生的眼神微微一暗,不过此刻的他并没多想,更多的是以为她嫁给自己后吃苦了,如今连这小小的片也要护着。

“你那里难受了?”于振生伸出的左手在空中微微顿了下,然后很强硬的继续把手伸到她眼前道:“我不吃,但是现在凉透了,你也不能吃。”

听了于振生的话,西诺抬头看了眼态度十分的坚决的他,思及记忆中的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她便乖乖的把碗递了给他。

在碗落在他那宽大的手掌中时,西诺声音不自然的解释道:“我没不舒服,刚刚只是因为想要兰花把吃了,才那样说的。”

??????西诺虽然是直女,但也不是傻子,结合于振生的话与于兰花之前的举动,不难猜出肯定是那小丫头以为自己十分的难受才把他找来的。

当然这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记住了唐香元的孕期反应,却是忽略了她是个十分好强的人,以往即使孕吐到把黄疸都吐出来,也不曾在旁人跟前说过一句难受。

‘唉!任务者你得上点心呀!于振生不是于兰花,你不要再崩人设了。’444号恨铁不成钢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好在西诺也习惯了自己识海的那俩只平常也会如此,因此也没做出惊吓的表情。

‘怕啥?这虽然是夫妻,可这三年的相处时间算是这半个月还不到三个月,他再细心又能了解多少唐香元,更不提他一看就是个汉子。’

然,打脸这玩意却是比龙卷风来的还要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