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第一章 她这一生实在可笑

“长姐?被人放血的滋味怎么样?”

楚王府,一处荒凉的偏院里。

宋琬清气若游丝的躺在地上,她的手脚筋全被挑断,半边脸布满阴暗扭曲的伤疤,看起来如同恶鬼。

她一只手手腕被切开,皮外翻,血流如注,无力的垂放在一个装满的铜盆里。

鲜血满溢,触目惊心。

“长姐,想杀你可真难呀。你也别怪妹妹心狠,如果不挑断你的手脚筋,你誓死反抗,我也招架不住。”

说话人是宋琬清的庶妹,宋知秋。

“你说你一个嫡小姐,学什么拳脚,怪不得翊哥哥厌恶你。”

她一身华贵锦袍,满头珠翠,无一处不彰显高高在上的身份,角的笑意得意至极。

“是……你?”宋琬清艰难开口。

她是定安侯府嫡女,自倾慕楚王萧翊。

一年前,她和庶妹宋知秋一起去楚王府做客,没想到发生火灾。

她不顾命救下萧翊,因此毁了半张脸,昏迷了半个月。

之后,萧翊不顾她被毁容,求皇上赐婚,发誓要对她负责一辈子。

只是她没想到,一辈子竟然这么短。

昨日,她如往常一样入睡,可醒来之后就被挑断了手脚筋、扔着在这儿放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看向宋知秋微微鼓起的小腹,瞬间明白了什么,“你……你跟萧翊早就珠胎暗结了?”

她竟然一直把这样的贼当成亲姐妹。

宋琬清的母亲去世的早,外祖父是一品国医,又只有她一个外孙女,得到什么宝贝都会送过来。

在侯府,她什么都跟宋知秋分享。

后来她成亲了,宋知秋总打着想她的名义来王府久住,她也从未起疑。

没想到……宋琬清气得大口吐血。

“如果不是你外祖父,把你看得比命都重要,”宋知秋恶狠狠的说道,“翊哥哥怎么会愿意娶你?”

“什么意思?”宋琬清努力保持清醒。

“你外祖父可是父皇的救命恩人,娶了你,他在父皇跟前多多美言,翊哥哥才有机会当太子呀!”

宋知秋勾了勾,“你以为那场火灾是意外?”

什么?

宋琬清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

“你不毁容,我怎么放心让翊哥哥娶你?”宋知秋笑的格外开心,“不过,你的脸本可以医好,是我娘苦费心思、动了点手脚。”

恨,好恨!

宋琬清引以为傲的夫君、亲人,却只是把她当成拉拢外祖父的工具。

“还有你娘,你不觉得她死的很突然吗?”宋知秋啧啧了两声,“她临死的时候还把你托付给我娘,真是够蠢哈哈哈……”

“不过,最好笑的还是你外祖父,他一辈子救死扶伤,却救不了自己哈哈哈……”

宋琬清双目血红,声音撕裂,“外祖父……外祖父怎么了?”

“当然是一杯毒酒,送上西天了。”宋知秋敛住笑意,“什么医者仁心,行善积德,你们这一家子蠢钝如猪,注定没有好下场!”

冷,好冷!

宋琬清感觉全身如坠冰窟,脑袋也越来越不清醒。

“对了,翊哥哥马上要被封为太子了,长姐安心去吧,这太子妃的位置,我会替你坐好。”宋知秋仰天大笑,扭着腰肢离开了。

真是快!

她十几年伏小做低,只有宋琬清死不瞑目,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宋琬清感觉自己的血已经流了。

她这一生有多可笑。

她穷尽自己一身医术,又拉上外祖父,助萧翊扶摇直上,最后却害得自己和最亲的人死不瞑目。

她太蠢了!

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要让萧翊和宋知秋等人血债血偿!

——

“清儿,你怎么还不醒?”

宋琬清迷迷糊糊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她缓缓睁开眼,就见继母陈青莲坐在床边。

“清儿?你醒了?”陈青莲看见宋琬清终于睁开眼,缓缓松了一口气。

若是这人真的一直不醒,那么他们的计划就全落空了。

她立刻吩咐丫头红梅赶紧去告诉侯爷,又眼神关切的问,“清儿,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宋琬清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没死?

而且回到了火灾发生半个月后,她苏醒的那一天?

“清儿,你说话呀,别吓唬母亲。”陈青莲的声音再次响起。

宋琬清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

一瞬间,陈青莲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再配上宋琬清脸上的烧伤,就仿佛索命的恶鬼一样。

陈青莲吓的站起身,后背已经渗出一层冷汗。

这时,房门适时地打开,定安侯宋青山来了。

“清儿醒了?”他欣喜的问道。

“是呀。”陈青莲默默拍了拍口,再看向宋琬清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刚刚是自己看错了?

“清儿,你怎么样?”定安侯温声问道。

“我没事儿。”宋琬清挣扎着坐起身,她眼睛红红的,看起来要哭了。

没想到上天真的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只是母亲已经不在,她一定保护好外祖父,让坏人血债血偿。

“清儿,不要难过,虽然你的脸毁了,”宋青山脸上没有半点心疼女儿的神色,“但是楚王萧翊已经向皇上求来旨意,给你们赐婚了。”

“我不同意。”没想到,宋琬清直接拒绝,“我不要嫁给萧翊。”

“恩?”宋青山怀疑自己听错了。

宋琬清不是一直围着萧翊转?很中意萧翊吗?

只听宋琬清冷冷道,“萧翊配不上我。”

“什么?”沈青山一脸震惊,“清儿,你是不是糊涂了?在说胡话?”

“起火的时候,萧翊胆小如鼠,跑的比谁都快,这样的人,我从前看上他,实在是瞎了眼。”宋琬清哼了一声,满脸鄙夷。

从前,她对萧翊只有数不清的赞美,如今忽然听见她这么说,宋青山和陈青莲都愣住了。

陈青莲最先反应过来,“清儿别说傻话,你虽然救了楚王,但是你的脸已经毁了,楚王不嫌弃你,已经是你的福气。”

听听,她的脸为救萧翊而毁,现在她反倒要感谢萧翊不嫌弃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