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不败战神第九百四十二节 新生、战斗

金色的战阵和黑色的战阵对峙,泾渭分明。

偌大的战场陷入难言的死寂,只有风吹战旗猎猎做响。

大长老不能置信地看着对面突然出现的黑色魂将兵团,他眼睛都直了。对方从哪里弄来这么的魂将?自己为了凑出圣炎魂将兵团,不知往里面填了多少人命。

对方的魂将在数量上丝毫不比他少,更让他觉得难以接受的是,这些魂将素质之高,比他的圣炎魂将兵团的魂将不止高了一个层次。

怎么可能……

南十字兵团?忽然间,大长老想起这个名字的出处,它曾经在天路方面的情报出现过。那是一支古老的兵团,早就湮灭在历史中,怎么还有可能有这么多的魂将留存?一万年啊,魂将能够抵挡几百年的岁月侵蚀,就已经非常厉害,一万年,那是什么概念?漫长到就连魂将想自杀。

他从来没有听说有魂将能够熬过一万年的岁月。

可是,不仅有,还有这么多!

大长老觉得他对魂将的认知彻底被颠覆。

魂将士兵们剽悍凶狠,战意昂扬,纪律森严,每一个人身上都能看得到从战场上千锤百炼形成的老兵气质。

当这些老兵,汇集在一起,那股肃杀的气势,立即把他的圣炎魂将兵团压制下去。

同样心中震撼的还有唐天,他是知道不死剑在剑涡风中的质变,知道这些残魂的重新凝结了身体。可是,看着他们肃杀无声从不死剑中走出来,看着他们扛着南十字兵团的战旗,就这么走出来,他心中充满的难以言喻的感动和悲伤。

因为他知道这一万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他知道每一百年,他们就会想飞蛾扑火一样,把自己撞得粉碎。

安息之海,这个包含生者希望和寄托的乐土,却成为他们万年不曾放弃的战场。

兵团生死未知,吾辈岂可安息!

当看到这些在无人知晓的黑暗,战斗万年,粉身碎骨过百次的魂将,真的挣脱安息之海,真的重塑魂体,真的带着万年的不甘和眷恋,从不肯安息的海走出来,看着他们站在南十字兵团的战旗之下嘶喊,难言的感动在唐天心中激荡。

阿信的眼泪夺眶而出,他的战友,他的前辈,就这么站在他面前,就这么与他并肩作战

——以南十字兵团之名,战斗!

岁月已经被我们抛在身后,现实已经被我们击穿,一万年过去,我们又重逢在战场,我们又并肩而站。当年的誓言还在你我心中激荡,当年的战旗还在你我头飘扬。

嘿,一万年了,我们还是我们!

嘿,一万年了,南十字兵团还是南十字兵团!

阿信抹了一把眼泪,走到为首的那位大汉面前,啪地行礼,大声道:“南十字兵团上*将阿信,前来报道。”

大长老瞳孔忍不住一缩,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看走眼了。上*将阿信,这就是上次掉秋杀兵团的上*将魂将。他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满脸茫然的魂将,竟然就是阿信!

大汉回礼,沉声道:“上*将阁下,按照战时条例,您将获得最高指挥权。但是,在这之前,上*将阁下,能否告诉我们,兵团还在吗?”

严整的战阵,第一次出现动,所有士兵的目光,全都落在阿信身上。

“兵团不在了。”阿信的声音很平静。

所有士兵的眸子全都黯淡下去,泣声不断在战阵中响起。他们之中的许多人,身影在一点点变淡。他们本来就是一缕残魂,只是因为心中的执念未消,苦苦支,没有被岁月湮灭。但是如今听到兵团已经不在了,他们觉得这么多年的坚持没有什么意义。失去了信念的支,他们的身体就会想冰雪一样融化、消失。

豪的大汉眼泪一下子流下来,泣不成声:“来晚了,我们还是来晚了……是啊,都一万年了啊……”

阿信的心蓦地痛,有如刀绞,听到他们的自责他们的悲伤失落,他脑海中浮现如同飞蛾扑火的冲锋,是安息之海上空飘荡的不绝于耳的“兵团生死未知,吾辈岂可安息”。

他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但是我们在!”

士兵们抬起头,泪眼模糊看着这位并不强壮的上*将。

“我们在,兵团就在!”

阿信的每个字,都掷地有声,都狠狠钉在士兵们的心中。他们抹泪,昂起头,挺起。

阿信目光缓缓扫过大家,大声问:“一万年都没湮灭我们,为什么?因为啊”

迎着大家的目光,迎着刺目的金光,阿信忽然想到在冰棺中嚎叫万年的螺丝,忽然想到像重现机关兵团荣光想把兵团传统传承下去的小鬼,想起万年来自己的每一天,想起大家在安息之海用百年沉睡换来一次的飞蛾扑火。

他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上第一次,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慢和睥睨,指了指大家,指了指自己的膛,一字一顿告诉大家。

“我辈兵魂不灭,南十字兵团不死!”

轰!

所有的魂将只觉得脑中一震,这句话仿佛直接钉进他们的脑袋里,原本模糊失落的意识,陡然清晰。没错!上*将阁下说得没错!他们没有能赶上支援兵团,但是也正是兵团不在了,只剩下他们这些兵魂、捍卫兵团荣光的责任也落在他们身上。

他们责无旁贷!

舍我其谁!

这些骄傲的士兵,黯淡的身体重新变得凝实,而且比之前更加凝实,他们的脸上焕发出别样的光芒。

汹涌战意冲天而起,犹如一道腾空而起的蛟龙,狠狠撞上天空的圣炎光幕。

轰轰轰!

天空的圣炎光幕剧烈震荡,圣炎四下飞散。

阿信的目光坚定,看着新生的士兵,他心中同样风云激荡,强烈的战意在他体内燃烧。当他自己喊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心中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是啊,就算兵团不在了又怎么样,他们还在!

他们在,兵团就在!

阿信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势,他就像出鞘的利剑,锋锐无人可挡。看着面前金色的战阵,他嘴角浮起一抹轻蔑的笑容,你们这些拼凑起来只有驱壳的家伙,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兵团!

他高举双臂,嘶声怒吼。

“南十字兵团,前进!”

轰隆轰隆。

黑色的洪流,不紧不慢向前推进,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却有一股无人可挡的气势,足以碾碎所有挡在他们面前的敌人。

大长老亲眼目睹整个过程,几次他想打断,但是却不知如何打断。这些魂将对兵团的眷恋和认同,实在深得令人吃惊。他都有些羡慕,怎么样自己才会有这样忠心耿耿的部下?

他很快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对于现在,这些都不重要。赢了这场战争的人,才有未来。

经历最初的震惊,他早就镇定下来。突然出现的魂将兵团打乱了他的部署,但是他依然信心十足。这里是圣洲,这里有着无穷无尽的圣炎,这里是他心布置的主场。

想在这里战胜他,那是痴心妄想。

他微微一笑,自信而从容,淡淡道:“苏菲,都交给你了。”

苏菲躬身应命,转身率领圣炎魂将兵团出击。哗啦,金色的洪流,也轰然向前。

大长老露出满意之色,在对方表现出强大之后,苏菲依然不受影响,而自己的魂将也没有畏惧之色,毫不退缩迎向敌人。

缺乏锤炼没有关系,多锤炼就是了,受伤没有关系,这里有无穷无尽的圣炎补充。死了也没关系,淘汰一批,剩下的就是锐,至于炮灰有的是。

而且,自己的主场是那么容易对付?

大长老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屈指在空中轻轻一弹,仿佛有一根连接圣炎光幕的无形之弦被拨动,无数圣炎雨点般落下。

圣炎落在圣炎魂将兵团,圣炎魂将兵团的气势陡然一涨,而落在南十字兵团上方,立即被对方的杀意消融大,但是有了圣炎的扰,他们的气势一滞,微微有些不畅。

杜克此时毫不迟疑站出来,微微一笑,大长老的手段在其他人眼中看起来很厉害,但是在杜克眼中,这样的小手段实在不值一提。

他飘落到阿信周围,手掌在虚空中画个圈。

难以言喻的波动倏地扩散开来,在兵团的上空,一个淡淡的光圈出现。圣炎落在光圈里,迅速都湮灭分解。圣炎化作丝丝缕缕的虚化能量,补充阿信他们的损耗。这是他从唐天的剑涡风中学习而来,只不过,他对法则的控制更加高明,看上去声势不大,和剑涡风不能比,但是依然可以补充士兵的损耗。

大长老看了一眼杜克,没有多少意外。虽然之前他和杜克之间的交手很短暂很克制,但是两人都知道对方的高明。杜克能够用如此独特的方式改变圣炎的能量,还是让他眼前不禁一亮。

不过,对他来说,控制圣炎几乎不需要消耗什么力量,但是对方又能支多久?

对方的布置非常有针对,显然对圣炎认真研究过,不过,你们以为我只有这些手段么?

大长老心中冷笑。

在他下方,金色洪流和黑色洪流,重重撞在一起。

战斗瞬间便进入白热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