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婿第三千八百二十二章 你才逃婚呢

“砰!”

一声锐响中,陈桂林彻底停滞了全部动作。

他没有呼喊,也没有挣扎,只是突然间,就像是失去动力的电动车,摇晃着掉落在地上。

他双手淌血,剑尖入喉。

只是他死都没看刺入咽喉的长剑,死都没看高高在上俯视自己的钱叁雪,他的余光落在不远处的叶凡。

相隔十几米距离,他却感觉能够看清叶凡的笑容,看清叶凡的戏谑,还有那一抹让他一直不舒服的风轻云淡。

陈桂林内心多了一丝自嘲。

自己还寻思找个机会跟叶凡刚一刚,还寻思离开时想法子把他炸死,现在看来自己根本不该招惹叶凡。

他一开始就不该来慕容山庄,就算来了慕容山庄,也应该第一时间把叶凡客客气气礼送出去。

双方实力实在悬殊太大了。

陈桂林的嘴还在动,想要问问叶凡何方神圣,但只换来喉咙里“咕噜噜”作响。

“嗖!”

没等陈桂林最后一丝念头落下,钱叁雪又是一剑挥了出来,再度划过了陈桂林的咽喉。

陈桂林气息一泻千里,身子散尽力量,彻底没了声息!

“嗯?”

钱叁雪看到陈桂林横死微微一怔,下意识望望自己的手和长剑,多少不相信自己杀了陈桂林。

刚才双方对战,陈桂林虽然算不上对她碾压,但也是让她艰于呼吸。

她一度做好以多欺少和身受重伤的准备,可没想到陈桂林没扛住她这一剑。

这是自己变厉害了,还是陈桂林中看不中用?

在钱叁雪看来,陈桂林连冯供奉都杀死了,还一直牢牢掌控慕容山庄,绝对不是一个草包。

那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她钱叁雪变厉害了,只是她一直没有察觉而已。

想必是自己这些日子勤练武艺让自己飞跃了。

想到这里,钱叁雪意气风发,轻蔑看着尸体哼道:“我的时代……来了!”

“三姐威武,三姐威武!”

被搀扶过来的钱少霆见状兴奋吼叫:“一剑诛杀陈桂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威武威武!”

蒋龙和宋虎他们看到陈桂林横死,高兴之余也都兴奋不已:“三姐威武!三姐威武!”

被堵回来的青色狗头他们则全身全身僵直,心中有着说不出震惊和绝望,强大的陈桂林死了?

这怎么可能,刚才钱叁雪还被陈桂林吊打,怎么转眼就是陈桂林死了?

只是血淋淋的现实又告诉他们,陈桂林真的死了,一剑封喉,脸上的绝望清晰可见。

青色狗头歇斯底里吼叫一声:

“不——”

“不!”

“杀了她,给桂哥报仇!”

“呼!”

随后,青色狗头他们愤怒抬起武器,想要攻击钱叁雪给陈桂林报仇。

他们这些人同生共死,加上现在没有出路,于是脆死磕钱叁雪。

钱少霆正给钱叁雪摇旗呐喊,看到青色狗头他们冲锋,马上把脑袋一缩躲在钱叁雪背后。

他连连吼叫:“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钱氏保镖吼叫着堵了过去,用盾牌对抗他们攻击。

青色狗头他们开始翻了好几名钱氏护卫,但随着弹尽粮绝以及距离拉近,他们很快被钱氏保镖淹没。

短兵相接中,青色狗头几个打光了弹头,拔出猎刀疯狂砍杀。

只是猎刀砍了几下,他们就被盾牌死死卡住,手里猎刀也都被打掉。

“死!”

趁着这个机会,钱叁雪纵身靠前,手中长剑,对着青色狗头猛地一捅。

被盾牌夹住的青色狗头根本无法挡击,顷刻被剑尖洞穿,滚烫鲜血如喷泉一般,从背部喷洒而出。

他死死盯着钱叁雪,想要抓住她同归于尽,但却没有半分力气。

盾牌一撤,他立刻软绵绵倒地。

“扑!”

钱叁雪趁机拔回了长剑,反手一挥,一剑划过被盾牌卡住的白色狗头脖子。

白色狗头嗖的一声身首异处,软绵绵倒在了冰冷地板上。

钱叁雪士气高涨,对着前方一抛,长剑嗖一声飞了出去。

正抱着电脑窜向二楼的黄色狗头,身躯一震,后背被长剑雷霆洞穿。

“扑通!”

黄色狗头连惨叫都没有,就从楼梯摔下来,倒在钱叁雪的面前。

至此,陈桂林一伙彻底死绝,大厅再无厮杀和凶徒。

钱叁雪意气风发,持剑怒吼:“还有谁?还有谁?”

慕容老太君和宋虎她们再度感慨钱叁雪的强大和牛比,纷纷腾升生女当如此的感觉。

接着又齐齐呼喊:“三小姐无敌,无敌,无敌!”

南宫幽幽也没有闲着,一边跟着喊叫无敌,一边扛着一个麻袋满大厅溜达,片刻就捡了一麻袋好东西。

慕容若兮也拉着叶凡胳膊叹息一声:“钱叁雪确实强大,怪不得马会长死后,能够顺利掌控杭城武盟。”

戚曼青也微微点头:“是啊,我原本以为她会被陈桂林打死,没想到她把陈桂林杀了。”

“而且她为了杀掉陈桂林,上半场一直以弱示敌,让陈桂林误判她是绣花枕头,然后雷霆一击。”

“这一份心机、手段、以及身手,全都是一等一。”

她瞥了叶凡一眼笑道:“如非叶少在我身边,我都要怀疑叶少帮忙了。”

叶凡笑容恬淡:“很多时候,要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戚曼青一愣,随后一笑:“叶少,真是你的?”

“真不要脸!”

没等叶凡出声回应,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叶凡他们附近的慕容沧月嗤笑一声:

“明明就是三小姐一剑封喉,好意思说自己杀的陈桂林?”

“真有那么牛比,一开始怎么不出来碾压?非要等三小姐出手再揽在自己身上。”

“我劝你最后少说话,不然祸从口出,小心三小姐一剑杀了你。”

说完之后,慕容沧月就赶紧跑回慕容老太君身边,满脸笑容吹捧着钱叁雪。

在叶凡目光玩味望过去时,却见到钱少霆从钱三雪背后走出来,看着陈桂林尸体一阵狂笑。

“哈哈哈,死了,都死了,死的好!”

钱少霆用完好的左手,夺过一,对着陈桂林等人就是一顿击:

“王八蛋,敢绑架老子,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吧?”

“老子是杭城第一大少,绑架老子就只有死路一条!”

“杀我保镖啊?”

“杀冯供奉啊?”

“抢我一百三十亿啊?”

“砍我手指啊?”

“一群蝼蚁,给我死,给我死!”

钱少霆今晚被肆太久压制太久,心底的癫狂彻底发了出来。

声轰鸣中,陈桂林一伙人的尸体被打得面目全非,展现着钱少霆的极致恨意。

慕容老太君他们嘴角牵动不已,接着纷纷喊叫:“钱少霸气,钱少霸气!”

慕容若兮微微摇头:“疯子!”

叶凡伸手摘掉女人头发上的杂物笑道:“不管他们,我们回去。”

慕容若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回哪里?”

叶凡扫过满地狼藉的大厅,又看看对钱少霆阿谀奉承的慕容老太君等人:

“这慕容山庄大厅打烂了,外面也炸烂了,没十天半月修缮估计不能住人。”

“而且还流了那么多血死了那么多人,你能留下来居住也会膈应。”

叶凡补充:“当然,最重要的是,你是我两百亿娶来的,不跟我回家,继续住娘家,不合适。”

慕容若兮瞥了叶凡一眼:“住娘家,说得好像我跟你结婚一样。”

叶凡打趣一句:“难道你想要逃婚?”

慕容若兮羞涩地掐了叶凡一把:“你才逃婚呢……”

接着又感觉这样更暧昧,忙纠正一句:“我意思,我不住娘家,不逃婚……啊啊啊,我在说什么呢。”

慕容若兮感觉自己要崩溃了,怎么说都是暧昧无比,脆捶打起叶凡。

“嗖!”听到这边的打闹动静,钱少霆忽然抬头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