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界之剧透群第五百三十二章 诛仙旧事,苍松道人的疯狂!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我这么多年的谋划,竟是毁在了一个小辈的手中。”

“月,真的,你真的是教出来了一个好徒弟啊。”

便在诸多正道人士,尚一脸懵逼,心神剧震的时候,被陆雪琪一指击飞,整个人落到玉清殿门前,口中鲜血缓缓流下,形成一道血痕的苍松道人,突然之间疯子一样大笑了起来。

“掌门师兄,你这个掌门本就当得名不副实。”

“如今……”

“更是连一个年轻弟子都比之不如,你又还有什么脸面再继续当下去?!”

“哈哈哈哈,你难道不觉得丢脸么?!”

又是一声疯狂的大笑声中,苍松道人慢慢站立起身,嘴角血痕累累,鲜红的血,从他的嘴角缓缓的一滴一滴流了下来,滴到大殿外的青砖之上。

听到他的笑声,看着他疯狂的模样,刚才还一片混乱的人群,突然都安静了下来,如死一般的寂静。

也不知道听到言语之后,道玄真人想到了什么,猛然之间,整个人的脸色竟是变得苍白之极。

只是,他此刻脸上的惊愕之色,却是最为严重。

“你,你做什么?!”

他嘶哑着声音,死死看着站在大殿门口处的苍松道人,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与此同时,甚至连苍松道人的弟子齐昊和林惊羽等人,也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个个张大了嘴,望着那个曾经是这青云山上最有权势之一的人。

“我?!”

苍松道人仿佛突然变做了另外一个人般,猖狂的大笑出来。

“我在暗算你啊!”

“我想要杀了你啊。”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大笑出口,他的神色更为狰狞,越发疯狂。

齐昊再也忍不住,声音中带著困惑与惊骇,大叫道:“师父,你、你疯了吗?”

苍松道人向他看了一眼,随即目光又落到了站在齐昊身边,但神色几乎与他一样的林惊羽,还有更多的龙首峰弟子,甚至于其他青云门各脉的弟子,都用一种看待疯子般不能置信的眼光望著他。

“哈哈哈,疯了?”

“是啊!我早就疯了!”

苍松道人仰天大笑,神态仿佛也带着一丝疯狂:“早在一百年前,也是在这个玉清殿上,当我看到万剑一万师兄的下场之后,我就已经疯了!”

“师父!”

龙首峰的齐昊,和林惊羽此刻的声音,都已经带着哭腔,但在他们身后,此刻已然围绕到了道玄真人周围的青云门众位首座长老,身体却突然僵硬!

万剑一,这个仿佛带着著梦魇般的名字,在此时此刻,仿佛带着浓浓的阴影,猛然压在了青云门的上空。

道玄真人眼角搐,身躯也是微微颤抖了起来。

万剑一。

这个百年来,从来都没有人胆敢在他面前提起的名字,仿佛也深深刺激了他一般。

“掌门师伯,静心!”

陆雪琪看过周阳上传到聊天群里面的《诛仙》剧本,自是知道‘万剑一’的事情,也知道苍松道人、万剑一、道玄真人,以及现在诸多青云门各山首座之间的事情。

此刻她搀扶着身躯颤抖不停的道玄真人的身体,却赫然发觉,道玄真人的身体当中,仿佛有一股正在疯狂腾起的火焰,以至于隔着衣服,陆雪琪都能感觉到,道玄真人此刻身躯是那般的炙人!

“哈哈哈哈!”

“你们知道么?知道我为了这一天等了多久么?”

苍松道人神态疯狂的站在那里,仿佛要把积压在心头无数年的恶气,在今日疯狂的出,以至于一时之间,竟无人上前捉拿这个胆敢偷袭青云门掌门至尊的凶手。

“呸!”

突然的,苍松道人指着道玄真人,又指了指在人群背后,那在阴影中的三清神像,大声的呸了一声,开口道。

“你,你们……”

他看向田不易、月、曾叔常、商正梁等青云首座,言语咬牙切齿。

“你们都给我凭良心的说,这个掌门之位,到底是该谁来坐?是当年的万师兄,还是他?”

没有人回答,年轻弟子是不知所措,但田不易等人却铁青着脸色,一声不吭。

大殿之上,只有苍松道人如同疯狂的声音回荡着。

“怎么,你们不说话了吗?是不是心里有愧啊?”

“哈哈哈,是啊!是啊!其实谁心里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样?可是,如今,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又是谁?”

不远处,月大师的脸色苍白,望着与平日判若两人的苍松,缓缓开口道。

“苍松师兄,事情都过了百多年了,你又何必如此执著?”

“呸!”

苍松道人此刻根本不顾及自己的身分,再度狠狠的呸了一声,面有不屑之色,冷笑开口道。

“百多年?是啊!我忍了百多年,直到今日,直到遇上这个有机会将青云门,将偌大狗眼正道覆灭的时候,才有机会站出来,为万师兄伸张冤屈。”

“当年青云门下,蛮荒之行,你、你、你!”

他手指一个一个点了过去,连指了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冷笑道:“你们这百年来,当首座当的舒服了,可还记得当年万师兄不顾一切的救我们的命?”

“可还记得当年是谁毫无吝啬地将修道心得与我们分享,让我们道行大进?还有你!”

他赫然一指月,冷然道:“你刚才居然说我如此执著?嘿嘿,嘿嘿,当年谁不知道你私下苦恋万师兄,而他后来救你爱你,想不到当日竟见死不救,今日却还来讥讽于我!”

月大师的面色,刷的一下,惨白至极!

谁不知道她小竹峰首座冰清玉洁,一生不近男色。

可现在……

“还有你,田不易!”

仿佛是想把心中所有的怨愤之气都发出来,苍松道人狂笑著指著田不易,大声道:“你自己说,万师兄对你怎样,你又是怎么回报于他?”

田不易面色铁青,双手紧紧握拳,旁边站著他的妻子苏茹,面色也是一般的苍白,可是他们二人,却一个字都不曾说出口,任凭苍松道人在那里大声狂笑指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