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发怒的剑第一章 摊上这事,和谁说理去

这次意外来得很突然。

是的,这不是穿越,这只是一次意外,我敢肯定。

-------------------------------------

事件的起因很简单。

我,一个大学四年拿满全额奖学金已毕业的名校高材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没有太大的志向,唯有一点小小的业余爱好聊以解乏------搞房地产。

我父亲,一个从祖辈手上继承了家族企业的伟人,家业传到他这一代,经过数十年的打拼,富甲一方,德高望重。

我就比较不幸了,没有经过奋斗就要坐享其成,准备继承亿万家资,这令我内心惶惶不安,也终日遭人唾弃鄙夷,无数恶毒却颇有礼节的话语时常回荡在我耳边-------我很高兴认识你。

我还有一个冰清玉洁,娇柔端庄的未婚妻,石油大亨的三女儿。她最喜欢和我说一些俏皮话,比如:“博恩呐,我想晚上去巴黎埃菲尔铁塔旁的柏拉图钻石酒店上的天台游泳池边吃烛光晚餐。”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温软体贴的告诫她道:“放眼,下周二就要在阿尔卑斯山的布卢诺斯大教堂里举行我们盛大的婚礼晚宴了,在此之前,你必须保持一个富家小姐应有的风度,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而我的人生却相反,福运不断,霉运不来,似乎早早迎来了人声巅峰。

直到一个朋友的出现。

这个朋友名叫凯迪,他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有着众多别人难以企及的优点,喜爱做慈善,宣传公益,拯救失足女等等,不可胜计,唯一的缺点便是爱说谎。

他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邀请我去探险古洞。我想,开什么玩笑?我婚礼没几天了,要我去探险古洞?秦始皇的墓我也没兴趣。

因此介于他个人优秀的品行,我不得不再三思量。

我去了。

理由很简单,我毕生热爱探险,特别是各种稀奇古怪的洞,凯迪咄咄逼人的说辞也令我无法拒绝。再试想,直升机往返两日,探险二日,我能赶得上自己盛大的婚礼,并没曾想,我为此付出了我的全部。

探险古洞的过程惊险而刺激,我遇见了人类几千年来以来,所有的幻想,我兴奋难抑,想要和我的同伴一起分享这份愉悦的心情,然而黑黢黢的洞中,我突然发现,人都没了。

荒山野岭中探险,走丢几个人实属正常,不过并为因落单而沮丧的我在黑黢黢的古洞中意外捡到了一把古剑,对于一个热爱探险的人来说,一次意外的惊喜无疑是最好的奖励。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未一帆风顺,这次又走丢了一个人,那是我。

是的,这是一次意外,我脚下一空,整个人便完全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等到我再次醒来时,裂的嘴角感到一丝润泽,点点甜丝丝的液将我从昏迷中唤醒,我发现自己身处戈壁之中,眼前是一个容貌不让须眉的女子。

她用她那副鬼斧神工一般的容貌看着我,我内心感到无比的挣扎,也十分尴尬的愧疚道:“多谢美人相救,你能一献香吻将我唤醒,我何以为报。”

“流氓。”她十分利索的将我扇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后,我老实多了。

“这是哪里。”我坐在黄沙上,左脸隐隐发痛,烦躁的我想从衣袋中出一支纯正的古巴雪茄上一口,才发现没有了。

“你是哪国人,为何这般打扮。”容貌不让须眉的女子警戒的望着我道。

“中国人。”这样回答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啪”的一声脆响,我再次被扇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我决定维护祖国和男人的尊严,和她一场。

“啪”

“啪”

“啪”

“够了。”我跪倒在地,大声求饶道,脸已经肿得像个气球。

“快说。”容貌不让须眉的女子继续强加逼迫道。

说实话,这一刻我是崩溃的,天下竟然有这样不讲理的女人?你可以长得蛮不讲理,但是不能只靠蛮力。我是中国人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啊,但是当我看清她的服饰------古装,我才认识到,她问的不是这个意思。

由此引以为戒,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误会表面上来至语言,实际上确实来至语言。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认为最为安全的回答。

“啪。”

我怒不可遏的跳将起来,不知怎的,竟然发现自己手里抓着一把古剑。

我定睛一看,这不就是我在探险古洞时意外捡到的那把古剑吗?

太好了,手中有剑,谁敢犯贱。

“我拔,我再拔,我继续拔......咦,我草,谁他娘的那么紧,多久没放润滑油了。”

结果却令我大失所望,我终于还是没拔出来。

此刻那女子也向后跃开数步,拔出手中长剑与我对峙,望着我这一系列尴尬的举动,她也颇为尴尬。

“我是秃噜木嘟国人。”我再次缓缓坐下,心想,忍一时风平浪静。

“什么?没听说过有这个国,我是赵国人。”那容貌不让须眉的女子皱眉道。

听到她说她是赵国人后,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可能超乎想象,拿剑的手不由得垂了下去,以表示我要以外交手段打成共识。

“这是哪个朝代。”我直奔主题。

“你这人是不是傻子,这是周天子的天下。”女子道。

我大脑急速运转,顿时恍然大悟,深沉的道:“我是楚国人。”

“原来如此,可是你这样的装扮也不像楚国人啊。”女子道。

直到这一刻,我才懂了,这不是意外,是一次穿越,我来到了古代周朝。我没有拔剑与她搏命,我不仅后悔这一次随凯迪古洞探险,也后悔没有勇气和她决一死斗,一死百了,就不会有之后的种种苦逼的事情发生。

我霎时跪倒在地,痛哭流涕,我失去即将要继承的家族企业,亿万家资,还有美若天仙的未婚妻,还有我的三层小别墅,海景房,劳斯莱斯,还有,还有其他暂时想不起来的东西,总之我会失去一切.......

我脑袋一片死机,身上唯一的现代气息,就只剩下这件八七年由德国著名服饰设计师哈桑卡拉斯米托什么鬼的我也记不得了的高档冲锋服,大红色的冲锋服与此刻的漫天黄沙极不相称。

而这次对我的打击远非如此,在现代社会的我,能够依仗家族指点江山,而在古代,我只能被人指点。

我要回去,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生命的代价。

我要回去。

这句话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回荡。

“我要回去参加我盛大的婚礼,我不能待在这个鬼地方。”我再次站了起来,用几乎发狂的怒吼,宣心中的不满和愤怒。

“还有那该死的凯迪,我要杀了你。”我已经没有办法再让自己理智。

那容貌不让须眉的女子却一直理智的看着我。

我躁了片刻,发现这并没有什么用,只会让那女子觉得我真是个疯子。

既然能够意外来到周朝,那么也能意外回到现代。

对,我必须理智,理智是一个成熟男人的第一素养。

我做了几次深呼吸,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随即拉了一下已经褶皱不堪的冲锋服,抹了抹散乱无章的发型,双手在全身上下索,凡是能装下东西的袋子全被我了个遍。

“手机呢。”我索了很久,只差没脱下裤衩来慢慢查看,如果眼前这个姑娘不在我面前的话,我一定会那样做。

我习惯将手机放在裤袋中,如果第一次不到,几乎无有可能再到了,事实也证明,我一无所获。

我再一次深深吐了口气,双手叉腰不知所措。

她可能知道些什么,或者,她趁我昏迷不醒时,将我身上的东西全拿走了。

最后我看了一眼我左手中指,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还好,订婚戒指还在。

订婚戒指还在手中,让我颇感欣慰,我对着眼前的这位女子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那刚才我嘴,我嘴.......”我两手在前摆了摆,表示不理解的问道。

“那是我羊皮袋里装的蜜。”女子道。

“我深表遗憾,是我太......太胡思乱想了”我放心的吐了一口气。

女子没有说话,依旧与我保持距离。

“咳咳,”我咳嗽了两声,“我是怎么来到这的。”

女子一脸无趣的摇了摇头,将长剑回剑鞘之中,“我路过此地,你就躺这了。”

看来这次穿越着陆很失败。

“你意思是,只是偶然见到我的。”我内心开始惶恐。

“嗯,正如你说。”女子道。

听完后,沮丧的我重新坐回到了黄沙之上。

我内心很沉重,我已经意识到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我可能无法再回去了。而这次意外是一个心策划的阴谋,而背后主谋便是凯迪,这也是之后我才觉悟到的。

不管怎么说,我必须回去,继承我的家族企业,迎娶我貌若天仙的未婚妻,我还年轻,我还有时间,总有办法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我将我的遭遇简明扼要的说给了她听,希望她能理解。

“神经病。”女子骂道,以一个看疯子一般的眼神端视着我。

我沉默了,她不理解我没关系,唉,此刻身无分文,又无所依仗的我,才体会到了,什么是绝望。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意外穿越的发生,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古洞,而意外的源头,极大可能便是自己手中的这把古剑。

我将古剑横握在前,这把古剑形制极其奇特,玄铁材质的的剑鞘,中间镶嵌着一条细长而透亮的白玉,剑鞘和剑柄上雕刻着异样美观的花纹,结合着剑身原有的古朴的气质,可谓浑然天成,巧夺天工,我内心不由得赞许道:“额,真难看。”

这把古剑虽然形制古怪,但确是我弄清楚这次穿越的关键所在,我必须牢牢保护好它。

虽然以我目前的智慧尚未能破解其中玄机,但是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我决心找一个世外高人指点一二,或许便能解开其中玄机。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在下晴馨。”

“原来是晴馨姑娘,失礼失礼,在下博恩,方才脑袋被太阳晒太久,有些秀逗了,之前所说,都是胡言乱语,其实我是阿秃国人。”我胡诌了一个国家,为了能够尽快找出我穿越的原因,我也入乡随俗,语气也带着几分古人的样子。

“阿秃国?你是西域来的。”

“算是吧。”我想,古代西域一带的小国小邦的,国家的名字都是这样的稀奇古怪,我这样说,她也没手机百度查阅真伪。

“敢问姑娘,这里可有什么智者。”

“智者?你是问有智慧的人吗?”女子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韩楚边境上好像有一座金山寺,里面的主持普生法师聪明过人,智慧高深,你可以去找到,”她说到这里,看了我一眼,“你找他嘛。”

韩楚边境?这是春秋战国?

身受高等教育的我,对历史也颇有涉猎,从这位彪悍女子的容貌和穿着来看,再从与她的每一次谈话中的微弱讯息来忖度,我确定我穿越到了春秋战国时代。

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穿越到古代更为刺激疯狂的事情了,我他妈的感到十分的沮丧和悲凉。

我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起码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我内心烦躁,嗓子发痒,这时手边要是有一支香烟就好了。

“怎么去到金山寺。”我望着头上炙热的阳光道。

“走路去。”晴馨道。

我想也是,古代又没飞机高铁什么的,也没见她骑马。

“有多远。”

“再往北一百里地,就是金山寺了。”

“一百里?要走多久。”

“两天。”

我长吁了一口气,要是一切顺利,我还能赶回现代,去迎娶我那貌若天仙的未婚妻,顺便收拾了那个将我带进坑的凯迪。

“你没什么急事吧。”

“没有,你想嘛。”

“带我到金山寺,待我事成,我送你一辆限量版的保时捷。”

没有一个青春洋溢的少女能拒绝这样馈赠。

“啊,什么时节?”晴馨用颇为诡异的眼神望着我。

看到她茫然不知的眼神,我才知道自己又忘记了此刻身在古代。

“好,”我将我左手手背对着她,开五指,右手指了指左手中指上的钻石戒指,“这颗,龙眼晶钻石,200万,我想可以买下中原的任何一座城池。”

晴馨用怀疑的目光望着我,冷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你说这是和氏璧的话,买下一座城池,我还可能相信,就这么一颗小小红色石头,什么什么万?我不信,我怕你真是疯子。”

我一咬牙,将戒指从中指上硬生生的拔下来,扔给了她。

“好,可能不如和氏璧,但是也值得和氏璧一半的价钱吧。”

晴馨轻而易举抓住了飞来的戒指,看了半天,忽而抬眼看了看我,又低头看了看龙眼晶钻石,对着阳光瞅了瞅,还放到牙齿边咬了一下,确认是个好货。

“成交,和我走吧。”晴馨十分快的答应了,然后豪不客气的将戒指放入怀中。

“喂,大妹子,货到付款啊,你怎么就收下了,不带你这样做生意的。”我担忧道。

“有意见吗?”晴馨将长剑扛到肩头。

“好吧,只要你能带我到金山寺。”我无奈道。

“放心,我做事最讲诚信,收了你的东西,自然帮你办事。”

就这样,我用一颗昂贵的钻石戒指换来了一个保镖兼向导。

不过,话说回来,我很喜欢和快的人打交道,晴馨是这样的人,虽然有些贪婪,但做事脆利落,我很欣赏,除了那张鬼斧神工的脸和一点小贪心,她毫无缺陷。

一颗钻石对于当初我的来说,根本不算多大损失,但是一旦我回不到现代,找回本属于我的生活,那么这将是一场灾难。

话休絮繁,我两人就这样上路了,不过才刚上路,我又意识到了新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会要了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