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谁言浮生难尽欢第三百三十九章 下聘

第二天,下了早朝,祁鸿昕把沐生留下了,沐生来到御书房,看着堆了这么多奏折,这不像是祁鸿昕的格,于是沐生问道:“皇上,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呀?”

祁鸿昕摇摇头,装作不经意问道:“沐大人,你有没有听说,灵儿他们要去远行的事?”

沐生点头:“灵儿已经派人来说过了,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突然就说要离开。”

祁鸿昕问:“那他们有没有说那天离开?”沐生道:“不清楚,应该就这两天了吧,灵儿他们本来就是因为不放心安儿才留在京城,如今安儿已经成婚了,他们出去远行,也不知道还回不回来。”

沐生发现,今天的皇上,这做事都不在状态,沐生只好说道:“皇上,如果你累了就去歇着吧,这里有臣,你放心。”

祁鸿昕对着沐生说道:“沐大人,既然这灵儿他们要离京了,我们今日就去凌府看看吧。”

沐生点点头,祁鸿昕换了一身便装,两人就坐着马车去了凌府,两人到了大门口,就连守门的下人都没有,两人走进去,就发现温灵正指挥着下人收拾行李,还有就是搬不走的做好防尘处理。

还是一个下人回头,看见皇上竟然来了,立马下跪请安:“奴才参见皇上,参见丞相大人。”

一府的下人全都跪下行礼,温灵回过头来也行了礼,凌苕辰听到声音出来,看见祁鸿昕就一子气,冲上来就想打人,温灵把人拦住了,沐生有些好奇,这两人又怎么了?

乐儿听见下人说皇上来府里了,于是偷偷打开门,躲在拱门前偷偷看着这人。

祁鸿昕发现一府人都在,就是没有乐儿,四处张望一番也没见到人,于是一股不知名的失落涌上心头。

凌苕辰没好气道:“不知道皇上和丞相大人今日来我凌府所为何事?我们忙着收拾行李,可能也没什么时间招待二位了。”

祁鸿昕苦笑:“今日前来,只是突然听说你们要离京了,所以就想着来看看。”

凌苕辰“喔”了一声:“既然皇上已经看过了,那就请回吧,等我们离京的时候,自然会去给宫里递上离京帖。”

祁鸿昕讪笑,跟沐生告辞,两人出了门,沐生才问:“皇上,你们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们怎么争锋相对的样子?”

祁鸿昕摇摇头:“没事,沐大人也早些回府吧。”

乐儿等人走了,也悄悄回了房间,温灵看向刚才乐儿躲着的地方,问凌苕辰:“你嘛这样?就算人家不喜欢乐儿,这也不是错。”

凌苕辰说道:“他不喜欢是他没有眼光,不过这不喜欢还要来我们府里,这就是故意的,我不这么做,怎么让那个丫头死心。”

温灵也有些头痛:“这种事,别人都没有办法,也不是说忘就能忘的,你这样,只会让乐儿为难罢了。”

乐儿跑回房间,苦笑一声,她还以为那个人是来找她的,结果只是为了送别,真是讨厌死了。

祁鸿昕回了宫,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于是问庆平:“庆平,你说这世上,有没有本来很喜欢一个人,现在又喜欢另一个人的?”

庆平答道:“自然是有的。”祁鸿昕又问:“那会不会觉得,是把另外一个人当替身?”

庆平笑笑:“自然是不会的,这人容貌纵然有相似,可是这子却各有不同,这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道理可言的,也不会因为一个人像谁,所以才去喜欢。”

祁鸿昕盯着庆平:“你知道朕说的是谁?”

庆平呵呵一笑:“既然皇上问了,那奴才就斗胆猜一下,皇上说的可是郡主和乐儿小姐?”

祁鸿昕苦笑:“庆平,你真是越老越是明了。”

庆平恭维:“奴才跟皇上和沐大人身边久了,学到一些皮毛而已,偶尔可以替皇上分分忧也好。”

祁鸿昕叹了口气:“朕也没有想到,乐儿她对朕的心思竟然是这样的。”

庆平问道:“皇上,你对乐儿小姐是什么看法?”祁鸿昕笑:“你既然这般聪明,不如你也来猜一猜吧。”

庆平笑道:“那奴才就斗胆了,奴才想皇上对乐儿小姐也是喜欢的,只是因为害怕自己把她当成另一个人的替身所以不敢承认,可是这乐儿小姐马上就要去远行,皇上又怕他们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祁鸿昕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庆平说:“奴才以为,这乐儿小姐对皇上也是真的喜爱,乐儿小姐与皇上相处时间,不比那一个人短,奴才以为,可以去下聘。”

祁鸿昕惊讶:“你让朕去下聘,你可知道,那个丫头才多大?”

庆平笑笑:“皇上也正值壮年,也不老,与乐儿小姐乃是天作之合。”

祁鸿昕笑笑:“庆平,估计也就你能说这话了,你没看到今天凌苕辰差点把朕给吃了,不过你说的对,这人与人之间讲求的就是缘分,明日准备好,朕要亲自前往凌府提亲。”

第二天一大早,凌苕辰就听说皇上驾到,凌苕辰心里不满:“他又来嘛?是不是想让我打他一顿就好了?”

温灵连忙安抚:“你急什么?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们还在大祁一天,就要遵守一天大祁的规矩,既然人来了,不如去看看,他想要做什么吧。”

凌苕辰和温灵走到府门口,就看到祁鸿昕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庆平带着人,一箱一箱往里面搬东西,关键是上面还用红绸缎包裹住。

凌苕辰没好气:“皇上,不知道你大驾光临来草民府中所为何事?还有这些东西?”

祁鸿昕说道:“朕是来提亲的。”凌苕辰和温灵都看着祁鸿昕,凌苕辰说道:“提亲,提什么亲?”

祁鸿昕说道:“灵儿,朕与乐儿两情相悦,以前一直想不明白,这次听说你们要离开,我就想明白了,所以朕亲自前来提亲,还请你们能同意。”

凌苕辰说:“我不同意,你说说你,我们乐儿才多大,她那里懂得什么感情?”

祁鸿昕笑笑:“灵儿,你怎么说?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温灵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这…乱了乱了。温灵淡淡:“皇上,臣妇无话可说,只是乐儿那边,好不容易才让她平静下来,如果皇上只是为了同情或者是纯属只是想要一个陪伴之人,那么就算是你,我也不会同意的。”

祁鸿昕认真:“灵儿,你应该知道的,我不是那种人,我对乐儿确实是真心喜欢,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同情。”

温灵说道:“那好,既然你这么说了,如果有一天乐儿因为你受到伤害,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乐儿是我的女儿,我不允许有人以感情之事伤害她。”

温灵看向躲在门外偷听的乐儿:“乐儿,既然你自己也来了,那就进来吧,这件事,爹娘都不会手,你自己决定。”

乐儿是听下人说,祁鸿昕带着聘礼前来,所以特意跑出来偷听,可是每次偷听都会被爹娘发现,听到祁鸿昕说是真心喜欢她,乐儿满是感动和羞赧。

乐儿红着脸低着头走了出来,走到温灵身后把自己藏了起来,却还是偷偷看祁鸿昕,温灵看着就是头疼:“乐儿,你现在可以自己说说你的看法了。”

乐儿低声道:“爹,娘,乐儿愿意,我是真心爱慕皇上。”

温灵叹了口气,这爱上皇家人,还是一往情深,往后受得委屈可不少。

看出温灵的顾虑,祁鸿昕说道:“灵儿,你放心,在朕的后宫只会有一位皇后,那些朝臣也只是逼着朕立后,如今已经有了皇后,他们就不会在多说了。”

温灵拉着凌苕辰走了:“随意吧,我不管你们,乐儿也这么大了,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人生。”

凌苕辰被温灵拉出来还有些不满:“夫人,你就把我们乐儿就这么给他了?这不是便宜他了吗?”

温灵说:“不是我不想反对,皇上也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我们对他都很熟,至少乐儿嫁进宫不会受委屈,还有就是,当年娘亲他们逼我嫁人的时候,我知道那种感受。”

凌苕辰撅噘嘴:“夫人,为夫吃醋了,这岳父岳母大人,竟然想把你嫁给别人,除了为夫,还有谁能配的上你?”

温灵没好气看着凌苕辰:“行了行了,还不去让下人先别收拾行李了,看这样子,我们府中唯一的女儿也要出嫁了。”

凌苕辰轻声说:“如果夫人舍不得,不如我们在生一个。”

温灵踩了凌苕辰一脚:“要生你自己生,老娘不去受那个罪。”说完也不管凌苕辰直接就走了。

凌苕辰追上去:“夫人,你太狠心了,为夫的脚怕是没得救了,不过这生孩子,我一个人实在是有心无力呀。”

温灵怒喝:“凌苕辰,快点滚去准备嫁妆,要是让我女儿受了委屈,你余生就等着睡书房吧。”

凌苕辰委屈:“夫人,你总是对我这般凶。”温灵看向凌苕辰:“既然觉得我凶,当初娶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