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重生了10亿世第56章 决斗中的诡计

上官野草指甲在手掌中一划,一滴鲜血就从手掌中溢出飞入玉简之中。

这玉简便是城卫队发放的合法决斗契约。

签订了这个决斗契约,就能进行合法的决斗,城卫队也会来人见证这场决斗。

不多时,天空中两道虹光化作两名身穿铠甲的护城士兵,其中一名士兵手一伸,记载着决斗契约的玉简便飞到士兵手中。

“契约没什么问题,请发起决斗之人交付相关费用。”

上官野草非常痛的拿出两块中品灵石,恭敬的道:“军爷,请笑纳。”

城卫队负责通海城的治安,上官野草可不敢得罪,他这种小帮派,要是惹了别人不,说端了也就端了。

有一种耗子见了猫的感觉。

按道理说,筑基期的修士决斗只需要收取一块中品灵石,但上官野草却多给了一块。

士兵不声不响的收了灵石,高声喝道:“我代表城卫队宣布:野草帮弟子与屠仙武馆弟子决斗合法,决斗规则三局两胜,口头认输或失去战斗力都可以判定失败,现在由双方选出三名参加决斗的筑基期弟子。”

决斗是不做法器品阶限制的,因为,宝物越强,驱使时所需要的能力也就要求越高,哪怕是给筑基期的修士一件灵器,法力不够,使用都使用不了。

筑基期的修士,一般使用的符篆符宝,再往上便是法宝,法宝之上才是灵器。

双方的三名人员都很快决定下来。

野草帮选出来的弟子一脸的不屑。

而洛黎这方的人则是被这个阵势吓得脸色发白,他们虽然修行罡气已经有四五年时间,但实战经验极少,加上本身就是乞儿出身,没有足够自信,个个捏紧了拳头,但拳头还在发抖。

“你们尽力就行了,记住,如果确认不敌,立刻认输。”洛黎叮嘱道。

士兵手一挥,一个方块状的法宝从手中飞出,在天空中飞快变大,最后变成一个长五百米,宽五百米的庞然大物漂浮在空中。

“有请第一批决斗者上决斗台。”

这是一个专门用于决斗的决斗台,修士在决斗台上斗法,就不会波及到通海城中。

见到决斗台升起,更多的修士开始聚集过来。

“筑基期的决斗?这不是浪费灵石么!一块中品灵石啊,想想就心痛。”

“听说一方是修行罡气的,你听过那个被通海学院破格要求的洛黎么?好像就是她的弟子。”

“哦?略有耳闻,罡气与法力的决斗?有点意思了。”

“早就听闻罡气在战斗时比法力更具破坏力,这次总算能亲眼见到了。”

决斗还没开始,周围已经有数百名修士脚踏法宝停留在空中准备观看,张老头拿出一把青色长剑变大后,李逸三人站在飞剑上也飞了上去。

空中漂浮的决斗台上,洛黎这一方派出的是一个较为稳重的少年,十三四岁,皮肤黝黑,手拿一杆血红长是一件极品符宝,尖上符文不断山闪烁,看起来也是最有信心的一个,修为已达筑基中期,仅次于负责训练的那个少女。

野草帮的也是个男孩,筑基巅峰修为,不过年龄要大得多,大概十**岁,身穿银光闪闪的法衣,手中的飞剑竟然一把下品法宝。

法宝,一般需要金丹修为才能使用,说明此子的法力已经赶得上一般金丹修士。

“决斗开始。”士兵一声冷喝。

野草帮的那个少年显然反应快得多,话音刚落,手指结出剑诀,手中的飞剑就咻的一声破空而出,一刹拉间就变成了一寒光。

修行罡气的少年慌忙挥舞长抵挡,一时间火花四溅,这杆长到底也是极品符宝,与下品法宝相差不大,在罡气的加持下竟然把飞剑逼得节节后退。

野草帮的少年脸色大变,他感觉到自己凝练在飞剑上的神念在罡气的攻击下都变得松动了起来,对手看起来普普通通一运转起罡气就力大无穷每一击都带着恐怖破坏力,斗法不到十个呼吸间,额头上的冷汗狂冒。

“这个小子修行的金属的罡气以破坏著称,你看那个飞剑居然在连番猛攻之下竟然都生出了细微的裂缝。”

“以后不能小看修行罡气的修士了啊,不然在争斗的时候可能会阴沟翻船。本来不管怎么看也是野草帮的娃儿占了巨大优势。”

也就在这时候野草帮的少年大喝一声:“疾!”

一连串的火红色符咒破空去。

“炎符!这个野草帮的娃儿也不简单,居然可以一心二用,一边驱使飞剑一边催动符咒!”

“哪怕是金丹高手直接中了这么多的炎符也得受伤!看那个罡气小子如何应对!”

轰轰!决斗台都被裂之声炸得不断颤抖起来,一时间热浪滚滚,这数道炎符哪怕是半座山也要炸塌了。

火光熄灭后,那个孩子并没有被炸得粉身碎骨,只是浑身不少处焦黑,身上的衣服被烧了多半,嘴角鲜血不断低落,他的眼神,依旧十分坚定。

他躲过了绝大多数的炸威力。

“我一定要赢下来才对得起洛黎姐姐的培养!没有洛黎姐姐就没有我如今的筑基修为!你认输吧,你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否则,你会死!”

洛黎握紧了拳头,大喜道:“好样的,像个男子汉,你赢了!”

他说的没错,这一连串的进攻直接把野草帮的孩子mp完全打空了,他现在一脸苍白如纸,飞剑也飞回了他的手中。

本来以为先用飞剑牵制再侧面用符咒攻击,几乎是必杀局面,结果这都让那小子活下来了。

“哼,你确实很厉害,但……你是不是有个十七岁的姐姐在去年加入了大狗帮!没错,现在已经被我买下来成为我的侍妾!你如果杀了我,你的姐姐必死!你要想清楚,是你死,还是养育了你十年的姐姐死?”

所有人都脸色微变,没想到在大家认为胜负已分的情况下来了个这样的反转。

“令人可耻的手段!”

“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这时候也没有人能去证明了,无论真假,修行罡气的孩子都不敢赌。”

“也不一定,如果他不念恩情呢?”

“手段虽然可耻,但计谋一直就是实力的一种。”

说到这里,那把飞剑再次化作一道寒光刺向已经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少年。

这一击,必杀!

“你死,还是你姐姐死,看来你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