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岛农女有点田第二十一章 布料

举目四望,四下里空无人烟,除了海浪声静悄悄的,这样季明月反倒放心了。毕竟在这岛上遇到的一个人十有**都是海盗,那还不如不遇到,一个人还安全些。

着海风走了一段儿路,天是越来越黑了,好在后面月亮出来,借着点儿月亮的光亮,季明月不至于迷路。等季明月终于到家之时,霍霆早已经黑着一张脸负手立在家门口等了许久了。

季明月擦了擦脑门儿的汗,霍霆虽什么话都不曾说,但是她总觉得霍霆那盯着她的眼神儿像是要活活刮了她一样。

“嘿嘿,三当家的您等很久了吧,一定饿了,我这就去灶房给您煮饭去!”季明月笑着,找着借口准备开溜,毕竟霍霆不止一次与她讲过不要单独一人出去,特别是晚间,而且白天临走还特意交代不许出门来着。

“站住!”

霍霆从身后叫住了季明月,季明月一个激灵,该来的还是会来的!遂耷拉着头转过身,“三当家的,我错了,我这不是不放心花姑姐姐嘛。而且我也是想着,因为您,现在岛上没有人敢对我放肆,这才出门的!”

霍霆原本准备了一箩筐的话准备好好训斥季明月一番的,不曾想季明月认错倒是快,好些话到了嘴边儿又咽下去。

了眉心,霍霆颇有些无奈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即便是有我在,也有顾及不到你的时候,往后记住了,不得再犯!”

诶?季明月一时惊奇,先前看霍霆那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季明月着实吓了一跳,不想最后居然这么轻易便揭过去了。

逃过一劫的季明月很高兴,笑呵呵道,“好勒!那我现在就去给您做饭了.....”

“等等!”霍霆拉住了季明月的胳膊,将本来要往灶房去的季明月往堂屋方向拽了拽。

“晚饭不用做了,我已经煮好了蟹粥,放桌上了,去吃吧!”

真的假的?季明月一脸不可置信,一边往堂屋走去。

进了屋桌山果然已经放置好了两碗粥外加一碟腌菜,只是那粥大概是放置时间太久,已经凝成了一坨。

季明月就着桌椅坐下,看着凝成一坨的粥,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了一种丈夫上了一天班回到家,贤惠的妻子早已做好饭菜等候多时的既视感,而她是那个丈夫,至于那个贤惠的妻子嘛,自然只能是霍霆了。

看了看霍霆那张满是胡须的脸,咳咳,季明月差点被自己口呛到!

这个“贤惠的妻子”有点犷啊!

“三当家的,您还没吃呢吧,一起吃吧!”季明月讪讪的笑着,这桌上摆了两碗粥,两双筷子,明显霍霆也还没吃,难不成是等她一道吃?

霍霆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一双眼睛盯着季明月在季明月面前坐下,拿起碗筷便呼噜噜的喝起了粥。

霍霆有点气,他长的有那么难看嘛,至于让这个女人看了她一眼就呛到嘛!亏他还想着这女人手受伤了,早早的回来做饭,结果这女人让他等到现在!

他霍霆什么时候这么等过一个人!

余光瞥见季明月正埋头一口一口认真吃着粥,霍霆心里的气才总算顺了些,好歹这回没说他煮的粥淡。

季明月下午走了不少路,确实饿了,很给面子的吃了两大碗粥,腌菜更是一点儿没剩全吃完了。

季明月原本打算收拾碗筷拿去洗,却被霍霆按住了,“我来!”

霍霆板着一张脸,语气不容拒绝,季明月手一缩,有些发憷。

“你来就你来,洗碗的活儿我还跟你抢不成!”季明月腹诽。

不过季明月很是好奇,霍霆是怎么将关心人表现的像是讨债一般的。明明是对别人好,却板着一副脸就不能和蔼一点儿嘛?

“对了,里屋榻上放的布是给你的,你看着自己裁件新衣裳吧!”本来端着碗碟出门的霍霆突然折回来,特意交代了一句才又出去。

季明月高兴的简直要蹦起来,迫不及待的便跑进里屋奔向了床榻。果然,床榻上放着厚厚的一叠棉布,季明月打开来,的计算了一下,差不多能做一身外衣外加两间里面穿的小衣。这可真是来的太及时了!

要知道,若不是花姑给季明月送了几件自己的旧衣裳,季明月是连换洗的衣物都没有。外衣还能将就,里面的内衣可得勤换才行!

当即,季明月便找出了剪刀针线,准备先给自己做件里面穿的小衣。这边里面穿的多是兜,但是季明月想要节省些布料便打算还是做现代人穿的比基尼样式的内、衣,不仅省了布料,还贴、身防下垂,一举多得。

正量好尺寸剪出布来,已经收拾好厨房的霍霆正好进来,见季明月手里拿着两块儿巴掌大小的布,当即神色一暗。

“若是布不够,我再带回来些便是,不必如此节省!”霍霆自然是不知道季明月想做什么,但是见季明月像是舍不得布料一般,还是忍不住说了句。

季明月没成想霍霆会这个时候进来,虽然知道霍霆不知道比基尼,但季明月的脸还是不可抑制的红了,尴尬的将手里的布料收起来,放下大叠布料下面压着。

“够的,够的,布料够的!”季明月自己也在账房那边记着账攒着准备换布料呢,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攒够一匹,都还不能兑换,霍霆怎么就说的那般轻巧?

季明月既然如此说,霍霆也就不再追问了,“明日再做吧,夜里光线不好,坏眼睛!”

岛上蜡烛是稀罕物,大当家的才有,霍霆用的是松油,也是因为他是三当家的,其他普通人家,一道夜里就只能靠燃松树疙瘩照个明,但也只能维持一小会儿,因此,大家都是天一黑就已经歇息了。

像霍霆和季明月这样,还能有个松油灯照亮的,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

其实依照季明月的内心,她是很想连夜就将内、衣做出来的,但是想想,松油也挺稀罕的,还是省着点儿用的好。而且这会儿霍霆在房间呢,她实在不好意思在霍霆面前做内、衣,想想就觉得脸红!